当前位置:主页 > K12教学 >

皮定均中原突围有多牛?终凭“皮有功少晋中”批示破格晋升中将

发布日期:2022-05-28 10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皮旅有功,由少晋中”1955年解放军评定军衔,皮定均凭何破格晋升中将?就凭中原突围以6000兵力硬拖30万敌军,有力掩护中原军区主力突出重围,而后借灵活的皮氏走位,以最小代价“保车不丢卒”逃出生天,直接让老蒋无语。

  中原解放区以湖北为中心,地跨鄂、豫、皖、湘、赣五省边区,是沟通华东晋冀鲁豫与陕北解放区的战略枢纽,也是插入统治区的一个战略楔子,既可北出黄淮以扰中原,又可南下武汉威胁两湖,还可西进随枣,控制荆襄切断平汉铁路大动脉。所以中原解放区以其战略重要位置,成为老蒋挑起内战首当其冲必争之地。

  1946年,老蒋调集11个军26个师共30万兵力,挖壕堑1000余条,并修筑碉堡6000余座,逐渐将中原解放区6万余兵力压缩包围在以湖北宣化店为中心,南北纵横不足200公里的狭长地带。

  与此同时,老蒋还命围攻部队高价收尽当地粮食,甚至还派特务向中原解放区水源地投毒,明摆着欲将中原解放军围困至死。而我军则通过各种方式自力更生努力坚守中原解放区。

  但老蒋并不想遵守停战协定,竟暗命围攻部队于6月26日发起前哨战,7月1日发起总攻,妄图在48小时内全歼中原解放军。延安方面截获老蒋绝密电文后,命令中原解放军不要有顾虑,加速撤离,生存第一,胜利第一。

  可中原解放区南有长江天堑,北有黄河阻隔,西有秦岭以及军严密把守,唯有向东突围一条路。但中原军区司令员却认为敌军也会考虑到这一点,很可能会在东边布下重防,莫如反向西挺进秦岭,而后再入陕甘宁边区或相机入川。

  这条向西突围之路看似艰险无比,但也许正因如此军才会疏于防范。于是中原军区决定兵分两路向西突围,并命第一纵第一旅皮定均部向东佯动,伪装成主力吸引敌军,使敌军3天内找不到中原军区主力动向,以掩护大部队跳出包围圈,然后待主力越过平汉铁路再自行突围。

  果不其然,敌军预判我军主力将向东突围,遂将防御重点皆放在东、南、北三个方向,仅在皮旅正面的潢川、商城一带,就聚集了4个正规军、3个保安团以及3个民团,并在东南面修工事构筑了纵深32公里的封锁区,唯留下东北面潢川平原一个缺口,以引诱我军钻进埋伏圈。将领设想挺好,但很不幸的是他们遇到了皮定均。

  皮定均历经鄂豫皖苏区反围剿以及抗日战争磨练,曾留下三个绰号。一因打仗擅长用脑被誉为“皮猴子”;二因骁勇善战被誉为“皮老虎”;三因脾气倔犟被誉为“皮驴子”,由此足见皮定均作战机动灵活、勇猛的指挥风格,遂皮旅虽只有6000兵力,但其战斗力堪比一个方面军。

  皮定均接到一纵司令员王树声命令后,为顾全中原军区大局丢卒保车毫无怨言,但皮定均在思考如何想方设法拖住敌军同时,也在思索如何才能创造“保车不丢卒”奇迹。

  如果1旅完成了阻击任务,那又该向何处突围呢?如果向西追赶主力,就有可能将敌军引向西方,不仅于主力极为不利,还很有可能会使自己陷入30万敌军围追堵截、两面夹击的险境。如果向北突围,则将面对正处梅雨季节,纵横交错的河流,若想部队连续过河也不太现实。

  而皮旅如果向东突围,不仅要面对敌军4个军耗时半年打造的十几道铁箍,而且还有顾敬之的地方武装,若以区区几千兵力硬闯诸多雄关,确实也有点以卵击石。

  但皮定均却认为我军主力西进只能隐瞒一时,如果敌人发现我军主力动向,很有可能就会调集东部兵力涌向西部,那么敌军东部防守就成薄弱环节。

  于是皮定均决意1旅与主力背道而驰向东突围,当然敌军未离开之前,1旅向东突围就相当于自投罗网,那么1旅完成掩护任务后,先全线出击,然后收回隐藏起来,待敌军向西出击后再向东穿插。

  皮定均的儿子皮效农曾回忆父亲对山川地形地貌有惊人的记忆力,每到一处宿营地,都要到处查看地形地貌默记于心。

  皮定均在危急关头顿时想起驻地白雀园附近,敌军运动的两条公路之间,有一个只有6户人家的小山村刘家冲。刘家冲虽树木茂密,但因属丘陵地带,没有大山,估计没人会料到那里能隐藏大部队。于是皮定均就想利用敌人这种麻痹心理,兵行险招将6000人隐匿刘家冲,但其事前并未声张预谋好藏身地。

  6月25日,皮定均与政委徐子荣制定好作战计划后,当夜就布置1团、2团向东、东北、东南等方向移动,制造主力向东集结欲与敌决一死战的气势,以便将敌军注意力皆吸引到东部。

  6月26日拂晓,军开始对中原解放军发起围攻,但因被我1旅的行动闹得有些摸不清头脑,遂只是试探进攻,这就相应减轻了我军主力向西突围的压力。

  直到6月26日下午,敌军察觉我军一纵主力已向宣化店方向转移,才开始兵分三路对皮旅阵地发起猛烈攻击。而皮旅各团面对强敌进攻,也是沉着应战,利用工事、丘陵、山沟以及河道等有利地形坚决阻击,战至傍晚也未让敌军越过防区一步。

  皮旅顽强阻击敌军同时,皮定均则在指挥所里内时刻关注着敌军攻势,思索着如何才能把部队收回来。恰在这时天气突变,原本时紧时慢的阵雨,突然变成,天地一片混沌,能见度只有几米。

  真乃天赐良机,皮定均果断下令:“全旅出击,把敌人赶远一点,前面留一个营,其余全部撤下来。”同时,皮定均又命作战科科长许德厚马上赶到1团阵地,告诉1团完成掩护任务后,务必于2点钟前赶到刘家冲。这是皮定均第一次透露隐蔽地点。

  就这样防守20余公里的皮旅,在半小时内就悄然无声地收了回来,然后冒着,一夜强行军40多公里赶到了刘家冲。而被踩得稀烂的路面早已被暴雨砸平,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

  天亮了,雨停了,与刘家冲近在咫尺的东、南两条公路上,十几万敌军、上千辆汽车以及几百门大炮,正在向西调遣。

  如果敌军布置了侧方搜索队;如果敌军对沿途大大小小树林试探射击;如果皮旅队伍发生些许响动,结果可想而知,皮旅将陷入四面受敌绝境。我们不得不慨叹皮定均胆量超人,剑走偏锋太出人意料了。

  当然皮定均也做了严密的防御部署,不仅在刘家冲四周设置了严密警戒哨,而且还将骡马都扎紧嘴巴藏在百姓家中,甚至战士们藏在林中不准生火吸烟,就连咳嗽都要用手捂着。

  1946年6月28日,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察觉我军主力向西转移后,即派整编47师,整编72师新31旅、34旅跟进堵截,试图在平汉铁路以东歼灭我军主力。同时刘峙还命新13旅、174旅继续在白雀园、余家集附近搜剿销声匿迹的皮旅。

  皮定均接到快速撤离命令后,为保证孤军东进的安全,事前抽调100余名经验丰富的骨干力量,组成便衣侦察队先行探路。所以皮定均率1旅从刘家冲出来后,先出其不意向西南挺进,绕过新13旅在余家集的堵击,然后插入周家山以西阵地,在九龙山消灭敌军一个连后,就钻到了新13旅背后,当夜驻扎易家田铺。这就是皮旅突围第一次转向。

  6月29日,敌军整编72师发现了皮旅动向,遂命新13旅麾下39团、37团,以及34旅101团合击易家田铺。然而,皮旅早于29日凌晨突然90度转向东南突围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穿潢麻公路,突出了敌军封锁线。这就是皮旅突围中的第二次转向。

  敌军整编72师发现皮旅向东南突围后,遂派新13旅跟进追击,14旅前往黄土岗区域堵击。谁料皮定均已率部队改向东疾进,并为突破敌军14旅在黄土岗的防线,事先派便衣侦查队乔装成整编72师谍报队,智取旗杆店俘虏敌军24人,缴枪21支。这就是皮旅突围第三次突然转向,可以说已将敌军耍得团团转。

  6月30日,皮旅已靠近商城境内瓦西坪准备翻越大牛山。大牛山地形险要,是进出鄂豫皖三省的天然要道。敌军34旅101团的1个营早已占领了瓦西坪高地,同时敌军还利用顾敬之保安团与立煌保安团,分别占据瓦西坪西南侧与西北侧高地,试图对皮旅形成夹击之势。与此同时,敌101团后续部队也正紧急赶往瓦西坪。

  于是皮定均命令1团团长王诚汉,动作要迅猛,就像撕布一样在瓦西坪撕开一个大口子。王诚汉命3营7连主攻,9连助攻,8连充当预备队。由7连20名勇士组成的突击队,每人5枚手榴弹,在全连机枪掩护下冲上瓦西坪高地,敌军狼狈逃窜。

  皮旅占领瓦西坪高地后又遭敌军反扑,但都被皮旅1团击溃,于是我军2团、3团以及旅直就在1团掩护下强行越过大牛山。大牛山一战是皮旅突围第一次硬仗,不仅突破敌军包围圈,还成功甩掉追兵。

  随后皮旅智取吴家店乡公所,在这里短暂休整安置伤员补充给养。敌军得知我军抵近吴家店,就派527团星夜赶赴吴家店阻击,并集中2个旅8个团兵力围堵,妄图将皮旅围歼在大别山区。

  7月10日,皮旅在青枫岭与敌军挺进纵队2团遭遇。青枫岭山高路险,敌军抢先占领主峰居高临下用机枪封锁皮旅前进道路。皮定均命令2团务必拿下青枫岭,以保障全旅安全通过。

  我军二团团长钟发生、政委张春森迅速做出部署,兵分两路2营主攻,1营侧攻。清枫岭山势陡峭,2营4连、6连指战员用绑腿吊上峭壁,又用柴刀、刺刀在灌木丛中劈开道路,登上了青枫岭另一处高峰。而1营1连、2连则向青枫岭敌军迂回发起攻击,最终我军两股力量会集山顶,与敌军展开白刃战,耗时2个小时,毙敌200余人,俘虏19人,打通了通往淠河之路。这是皮旅突围第二场硬仗。

  磨子潭位于淠河西岸,是大别山东麓门户。这里水流湍急,地势险要,若想彻底摆脱敌军围堵,唯有渡过淠河一条路。

  可就在皮旅向磨子潭疾行时,敌军整编48师正赶赴磨子潭截击。皮定均为赶在敌军到来前抢渡淠河,就命先头营抢先渡河,又命工兵排紧急搭建浮桥,以保障全旅安全过河。

  谁料先头营渡河后,因太过疲惫一时疏忽差点被敌军包饺子,险些给皮旅带来灭顶之灾。与此同时,我军工兵搭建的浮桥亦被洪水冲垮。

  皮定均在生死关头临危不乱,命令1团火速徒步渡河,协助对岸先头营保住渡口,并命工兵排与老乡组建渡河队,先将随队转移的妇女与孩子护送过淠河。敌军用轻重机枪组成密集火力网封锁河面,我军渡河部队则在暗夜与大雨双重掩护下,拼死强行渡河。

  1团发动渡河攻势时,皮定均又沿河侦差地形,终于找到一处水位较浅适合徒步渡河的地方。全旅几千人手牵手渡过淠河化险为夷,只有3团3连在强渡淠河时,被敌军切断,后被鄂东军区独立2旅5团收编。这是皮旅突围第三场硬仗,终于7月13日撇开纠缠不休的敌军,急行军到达了大别山的东山坡。

  皮定均在东山坡进行最后的突围动员,欲争取5天越过皖中平原进入华中根据地,谁料途中又遇三大险关。

  皮旅离开东山坡向东南方向机动。当皮定均得知敌军正从桐城方向而来,遂决定掉头北进以甩掉敌军。随后皮旅先遣侦察队攻占了位于大别山东麓出口处的毛坦厂,歼敌20余人。

  皮定均在毛坦厂命令全旅精简掉所有炊事担子、公文箱、走肿蹄子的骡马等负累,每人只留一身单衣以及武器弹药,轻装简行,争取赶在敌军部署前,穿越皖中平原。

  随即皮旅就以每天50公里速度飞走,于7月15日拂晓,抵达由伪军改变的民团防守的官亭镇。皮旅3团前卫1营趁100余名民团官兵尚在睡梦中,就突袭将其俘虏。紧接着皮旅又继续向东北方向行进,于7月16日到达吴山庙。

  吴山庙由敌军寿县保安队驻守。皮定均依旧采取奇袭策略,派1团前卫9连乔装成敌军,未费一枪一弹俘虏保安队30余人,然后就向津浦线个旅的兵力从徐州、夹沟以及固镇,兵分三路沿津浦线屯集,并利用日军留下的碉堡、护路沟等工事严防皮旅通过津浦线旅,在明光附近堵截皮旅。

  可以说敌军为防止皮旅闯过最后防线已下了血本,但皮定均面对险关并不畏惧。7月19日中午皮旅到达红心浦,皮定均命令兵分两路,不惜一切代价要在20日6点,从明光与管店之间突破津浦铁路。

  7月20日清晨,皮旅到达津浦铁路边。铁路两侧碉堡内的敌军利用轻重机枪,配合满载敌军的装甲车,将正通过铁路的皮旅1团截成两段。与此同时,来自明光、滁县以及管店的敌军兵分5路,意欲从两翼钳制皮旅。

  皮定均则急令2团堵住来自明光、管店方向敌军;3团截住滁县方向来敌;工兵排炸毁敌军装甲车;全旅迫击炮则火力全开集中攻击敌军车站据点,以掩护1团强过津浦线。

  皮定均一声令下,全旅指战员奋勇争先。1团勇士奋不顾身地从铁路两侧跃上地基,爬上装甲车,然后将集束手榴弹扔进车内。敌军遭遇重大杀伤,遂仓皇向明光方向逃窜。

  皮旅经过3个小时激战,于20日10时顺利越过津浦线,继续向嘉山方向极速前进,很快就与前来接应的淮南军区嘉山支队胜利会师。

  陈毅曾高度评价中原部队对蒋介石部队长达十几个月的牵制,为上党战役、邯郸战役以及华东七战七捷创造了有利条件。如果没有中原部队的牵制,就不会有这些战役的胜利。

  可以说中原军区成功突围,不仅粉碎了老蒋试图歼灭我军的阴谋,而且作为解放战争胜利开端,很好地策应了其他解放区的战斗行动。而皮旅的中原突围则是中原军区各部队中最成功的典范。

  皮旅最后一个离开中原解放区,而且还是走的最为艰险的路,却最早突破重围到达苏皖根据地,并保持了最为完整的建制。这不仅要归功于皮旅将士能征善战奋勇杀敌之功,更要归功于皮定均巧布疑阵指挥得当之功。

  中原突围前,因皮旅承担的掩护任务将以6000兵力对阵十数倍于己的敌军,遂所有人对皮旅的结局预判都很悲观。但皮定均却最终实现了带领5000余人成功突围,并歼敌1000余人战绩。可以说皮定均创造了中国军史乃至世界军史的奇迹,皮定均中原突围建奇功,破格晋升中将名副其实当得起。